当前位置:主页 > 动力要性 >2018 智慧城市关键报告》资源失衡,城乡差距扩大 >

2018 智慧城市关键报告》资源失衡,城乡差距扩大

时间:2020-06-05 来源:动力要性 作者: 点击量:935次

2018 智慧城市关键报告》资源失衡,城乡差距扩大

当国内六都政府已经用数据分析,打造符合辖内需要的长照与医护规画时,非六都(除嘉义市)却只能仰赖卫福部核拨的慢性病远距照护专案补助,在远距照护与长期照护的智慧化服务建置,至今仍明显缺席。令人焦虑的是,从今年「全台智慧城市大调查」民众版中却清楚地显示,对于「远距照护」与「长照医护」需求率最高者,就是非六都民众。

不仅如此,823 水灾让整个南部县市几乎全面沦陷,出身嘉义县海线的台湾大车队总经理特助王景弘痛心之余在 Facebook 留言:「淹水的地方是我从小长大的老家,我觉得海口人不怕淹水……怕的是不知道要淹多久,跟当下没有预警机制。」相较之下,六都已大致完成监控部分地区水位、推播告知与即时因应处理等相关智慧灾防建设。

课题》智慧建设落差,城乡拉大中……

更不用说,领先组的台北市还在推动大型智慧建设,近一年陆续完成智慧台北车站、公宅智慧电网实证专案、3 座垃圾焚化厂转为太阳能智慧电厂;新北在建筑资讯模型(BIM)着力甚深,台南开始在沙仑展开的大规模智慧能源场域试炼等。但根据「全台智慧城市大调查」政府版回函中,非六都在智慧建筑与智慧能源的建置与推广上,却经常挂零。

「智慧城市的城乡差距,正在愈拉愈大!」由《财讯》、非凡电视台、山水民调与台湾智慧发展协会、台北市电脑公会共同合作,进入第 4 年的「全台智慧城市大调查」,顾问群针对调查结果,提出在智慧城市的发展中,今年最值得关注的议题──智慧发展下的城乡差距。

从内政部 2017 年 7 月公布最新的人口数字调查显示,台湾六都聚集的人口数已经攀升到总人口数的 70.8%,城乡人口差距相当悬殊;而根据国家发展委员会的推估,2018 年到 2019 年间就会出现人口负成长现象,但人口外流到都会区的现象并未停歇,其中嘉义县、台东县与澎湖的外流比率竟接近三成,中央与地方显然都还没準备好,要如何因应此城乡差距快速扩大的複杂课题。

台湾智慧城市发展协会理事长林建元指出,建置智慧城市的目的,原先是希望透过科技的导入,解决城乡差距的问题,但现在却因为资源配置的不足与失衡,反而拉大了城乡差距,个中原因十分值得探究。

「从南部北上,我太了解非六都人事职等差一大截,预算经费也严重不足,造成智慧城市建设的城乡失衡……」这是行政院长赖清德去年在《财讯》杂誌举办的「2017 智慧城市新经济力论坛」开场白,明确点出推动近 10 年的「智慧(国土)城市」,城乡差距的关键在缺钱也缺人,更缺对城乡差距有深刻体会的智慧国土规画与政策。

缺钱》非六都拚建设,银弹不足停摆

根据 2018 年「全台智慧城市大调查」,从各县市政府自评的结果来看,非六都县市政府在智慧城市预算上的短缺似乎已是普遍现象。六都以外的县市政府在各个类目(除中央大力主导的智慧交通较上轨道外)对中央政府的需求,几乎就是「需要预算补助」。

曾任嘉义县智慧城市与青年就业办公室主任的王景弘就坦率地指出:「县市政府的预算大都是放在能表现政绩亮点的工商补助与促进就业项目,严重排挤其他的建设,智慧化投资应该是敬陪末座。」当时想以 IT 方案,试图处理当地的长期照护、新住民与毒品危害防制等问题,也因经费有限未能成案。

参与国内智慧城乡建设甚深的中华电信公司数据分公司协理梁冠雄也感慨地指出,非六都的地方县市政府常因预算分配与中央补助款短少,中长期延续性的政策常因后续预算不足而停摆,这也使得资通讯厂商在成本考量下,仅能从预算就充裕的六都政府进行相关的智慧化建设试验与推广,造成城乡差距愈拉愈大。

「中央补助款可用于初期的智慧化应用服务的建置,但县市政府必须编列经常性预算支应系统后续的维运,这才是推动智慧城市建设能否成功的关键。」远传电信企业暨国际事业群副总经理郭宪誌更进一步点出,县市政府预算问题在智慧化建设推动的痛点。

没钱的确万万不能,但非六都政府相关人员对于智慧城市的认知与素质不一,也是造成城乡差距的关键之一。

出身经济部技术处的基隆市产发处处长林青海,也点出另一值得深思的问题,「县市政府公务体系是与市民生活高度融合,大都娴熟工商登记等例行业务;中央却是从大战略大格局的角度在规划地方建设的专案;撰写专案计画,申请崭新的智慧化建设经费补助,中央要求的宏大论述、愿景及理论,对他们而言,根本是天方夜谭。」

2018 智慧城市关键报告》资源失衡,城乡差距扩大

偏乡老弱妇孺必须仰赖大众运输工具,地方政府改善行的服务责无旁贷。

缺人》例行工作忙翻,创新反成负担

担任《财讯》智慧城市大调查顾问的行政院前院长张善政直言,经常看到县市政府的提案在大型审查会,因提案内容不周全,被中央级官员与学院老师质疑;张善政曾建议他们对外求援来增加提案的通过率,但就连请人帮忙的钱,地方政府都出不起!

林青海谈起刚从中央转调地方时,「地方公务员大都埋首于县内日常事务,编制员额也低,举办基隆地区特色产业的博览会时,产发处下承办的业务单位原有 9 人,两个月内退休离职 6 人,只剩总务与会计等科目的人员,陷入瞬间空城无人可用的窘境。」他只好自己带着新人扛起所有工作。

台东县国际发展及计画处处长余明勋也坦承,从企业进入公务机关工作,每推动一项创新的应用就好像传道者,需向县府各单位说明,甚至要做出原型让大家看到实际的效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家也难过地提到:「几位企业家有意回馈家乡捐赠资通讯设备,但得到回答却是『不要找我麻烦』,让人心都冷了;不过后来想想,整个县府资讯科就 2~3 人编制,且有例行工作要忙,创新反而成为负担。」

部分较积极的县市,想出「用人来连结中央」的办法。例如基隆市长林右昌从中央政府徵调能手到基隆市政府,这群人比较能了解智慧化建设的规画始末与理念,也懂得申请流程,「但中央、六都与非六都公务职级的差异,让许多人裹足不前。我自己是基隆人,实在是抱着回馈的心回来帮忙。」林青海坦言。

内政部建筑研究所环境控制组组长罗时麒则建议,地方政府应该转个弯,可以善用当地的学校,例如当初金门县政府若不会写,就可以找当地的金门大学合作。

2018 智慧城市关键报告》资源失衡,城乡差距扩大

落差》中央不懂地方,未能切中需求

除了没钱、没人,「就某种程度来说,智慧城市的应用是一个业者对政府(B2G)的概念,政府出资主导业者参与的合作模式,但近年审查对于所谓的『获利模式』(Business Model)要求愈来愈高,这让业者更为却步,因为短中期内的建置与维运,营利机会很低;大家都必须先场域试炼,再求複製或输出达到经济规模,才有可能赚钱。」郭宪誌指出,这样的制度对预算本就严重不足的非六都县市政府而言,更为不利,也突显出中央对于地方运作生态的不了解。

梁冠雄也认为,「企业本就将本求利,非六都县市经济规模比较小,小型新创业者很难从 B2C 业务获得稳定的利润,如果 B2G 都不愿意,不仅大家裹足不前,对于更需要时间与资源投资的前瞻性服务,恐怕是无法推展。」

张善政更认为,中央政府要有承担的容许厂商在特定区域或特定应用拥有寡占的市场地位,且建立统一标準,让厂商愿意参与短中期无法营利的建设,这对智慧城市的城乡应用发展非常重要,「让业者有利可图,大家都活得下去,偏乡民众的需求才能被满足,这政府在设计标案时可以先规划好,才能深入地方。」

机会》调整资源配置,创造厂商商机

而对于身处人口外流最严重、也有离岛需要关照的台东而言,中央以统一标準要求城乡智慧化建设的自偿率与获利模式,更是不可承受之重。余明勋形容,台东的人口规模对厂商而言是不具经济效益的,但每个专案的申请要求却是一致的,厂商自然无意参与台东的智慧化建设,且即使有中央的补助,要达到专案设定的获利目标或自偿率都很难,「是不是可以对不同城乡的标準是因状况而异的呢?」

进入第 4 年的「全台智慧城市大调查」,城乡差距并没有随着政府推动智慧城市而缩小,反而在资源受限的情况下,呈现出强者恆强的趋势;从政府版的自评,再对照民众版的调查,除了突显六都与非六都政府的建置进度差距,也发现不同地区与跨世代民众的需求各自不同,不仅值得政府单位做为优先配置资源的参考,其中也蕴藏着巨大商机,值得厂商开发投入。

2018 智慧城市关键报告》资源失衡,城乡差距扩大

彰化基督教医院导入新科技,致力打造一座智慧医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