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评风暴 >现代浏览器之父MarcAndreessen谈网路革命,以及汽 >

现代浏览器之父MarcAndreessen谈网路革命,以及汽

时间:2020-07-24 来源:时评风暴 作者: 点击量:837次

现代浏览器之父MarcAndreessen谈网路革命,以及汽

Serwer:我们都明白,此时网路革命已是势不可挡,但关于这个问题也是存在不少争议。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公司确实创造了不少新的就业机会,但那些被科技力量破坏的产业呢?新生就业机会要多于那些正在被毁掉的工作吗?

Andreessen:就业问题十分重要,但从对就业的影响看待经济转型就很难正确思考经济进步这个问题。从前,全部的美国人都从事农业,现在这个比例降至了 3%,农业实现了爆炸式的成长,产出达到了历史最高。150 年前的製造业也发生过类似的巨变。从前人们一定没少说这样话,「经济别再成长了,如果农民不种地了,他们能做什幺呢?」当然,我们没有停下商业化和製造业的步伐,相反我们创造了一系列新的产业。

网路产业也会重演这样的历史吗?

没错。就业岗位最终会被创造出来。但是首先发生的是消费者福利的提升,不过这点并不受人关注,因为相比之下失业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

消费者福利的提升是零星分散发生的,因此并不明显。但这的确是一意义重大的事。人们能掌握如此多的讯息,人们能够沟通和协作都是如此。下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会发生线上教育领域。在未来 20 年内,全世界範围内的人们都会享受到更好的教育福利。透过萤幕和网路环境学习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人们的生活将因此变得更好。但是没有破坏,就没有创新。所以此时的经济环境很混乱,接下来也会很混乱。

在这条崎岖之路上我们该怎幺走?

一方面,创造新的产业、新的产业。另一方面,利用新技术改造现有的产业。举个例子,如果一个位于乡村的小型企业想要或者更多本地以外的使用者,过去来讲,人们会通过本地报纸或广播做广告。而现在,你去 Google 上即时竞价关键词、去 Facebook 上购买社群广告就能达到这个目的,以更低的成本找出全世界範围内的长尾使用者来。

要适应新环境,人们不得不重新学习,发展新的技能。教育也变得越发重要了。人们不得不去适应新的经济环境,这早已是大

势所趋。而且整个世界的运作机制从教育、医疗到住房都要适应这样的时代趋势,即人在其职业生涯中会从事多种工作。我认为在上世纪 70 年代时,人们一生中平均会从事 7 种职业,而现在得上升到 15 或 20 种。

你从事过几种职业呢?

6 种,而且我都做得还不错。当然,有些人不想这样,「不如做我的老本行啊,不希望节奏被打乱。」那他就不免听到这样的反驳,「就因为你拒绝改变,其余人的情况会糟糕?」

你是如何挺过这重重变化的?对每个人来说承受这种变化都很难,你是怎幺做到的?

我感觉自己总是落后于人。每天从办公室里出来都有这样的感觉。我们的公司只投资硅谷风格科技公司。每年提交给我们的专案不下 3000 个,每年我们达成的投资专案也不过 15-20 个的样子。我常说,我们的日常工作

就是打压创业者的希望与梦想,常用的「伎俩」就是说「No」并且不被人讨厌。

这确实伤脑筋。但同时也让人有幸目睹许多出色的创新。想不乐观都不太可能,因为看到那幺多聪明又有锐劲儿的年轻人,他们既有想法也有热情和决心去缔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创立一些有颠覆意义的企业。

20 多年前还在为第一个网页浏览器写程式时,你想过今天会发展成什幺样子吗?

没有。在来加州之前,我从未听过「创投」这个词。我在硅谷找了个工作安定了下来,开始知道创投这个事物。当时我甚至有些发懵。「别人给你钱让你发明新东西、创办公司?真的吗?不是开玩笑吧?简直太酷了!」当然我们很幸运,颇具传奇色彩的创投 John Doerr 投资了 Netscape。John Doerr 也不好相处,而正是从此,我进入了创投圈。

不过你开创了一种不同的创投公司,而且有人抱怨你们这些来搅局的「后生」——「这不是硅谷的行事作风。他以为他是谁啊?」。区别在哪里呢?

关于如何创建一家科技公司理论有一大堆,我们认为创业就是一场马拉松,跟速战速决无关,它不是能通过事务性手段解决的。我们是在找那些真正不一样的创业者,风投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初创公司度过难关。每家公司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问问他们公司发展得怎样,他们通常会告诉你,「很不错啊。」可事实上内部总有出问题的地方。一些中坚员工要离职,或者又出现新的竞争对手,有使用者投诉等等。创立一家公司绝非易事。

因此你得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那些影响过产业的大公司开拓期大都是 15、20 几年。Hewlett-Packard、IBM、Intel、Cisco 和 Oracle 这样的公司更是花四五十年的时间建设公司。回望产业历史,但凡改变过产业的公司都坚持这种导向。一般说来,这些公司会由创办人负责管理数十年,并往往注重创新与研发。它们选择的投资人大都也很正能量,即使不是如此,他们也会想办法把拖后腿的投资人踢出去。我想这是一个可以借鉴的模式。

你到了硅谷以后,创投产业发生了什幺变化?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硅谷的行事作风很具事务性,尤其很多公司都忙着上市,我的公司 Netscape 就是在创立了 18 个月后上市的。无论什幺情况下,我都不建议初创公司这幺积极上市。当然,由于新的监管体系和其它的压力,现在新创公司也不比 20 年前容易了。

你是否有劝阻过自己投资的公司进行 IPO?

的确,我们一直在这样做。不只劝他们不要上市,事实上我们还试图阻止他们卖掉公司。不要他们上市并不难,因为近年来上市越来越艰难了。可不要他们卖掉公司就没那幺容易了,甚至是难上加难。一些想增强创新实力的科技巨头往往会向他们发出收购请求。

他们懂说 No 吗?

如果你知道自己是产业第一,而且市场前景很可观,那幺不管什幺条件把公司卖了都是个错误。因为你将来是要成为一个巨额市场里的 NO.1 的,你的公司会是个大公司。

Facebook 似乎是这样的例子。

的确。Facebook 现今市值 1200 亿美元,跟一年前相比长了 800 亿美元。其实 Facebook 本来要以 10 亿美元卖给雅虎了,当时正逢 2008 年金融危机,因此雅虎叫低了 2 亿美元。Facebook 不愿意了。这对雅虎来说是个可怕的故事,一年内不知怎地弄丢了 1190 亿美金。

创办人想要提早抽身的情况并不少见。我们往往不会拒绝那些打算打持久战的人。如果有的创办人给出的退出战略就是被收购的话,我们是不会投它的。

传统产业被「去中介」意味着什幺?

网路对商业的影响就是令一切变得更加透明化,讯息流动更加通畅。我最喜欢的一个微观经济的例子是发展中国家的自给农业。除了养活家人,农民会把剩余农作物卖给批发商。通常,这些农民并不知晓相关农作物的市场价,批发商们也常藉此渔利。但要是给这个农民一部智慧型手机,他一下就会知道所有东西的市场价。讯息透明了,他的生意就更好做了。这个例子里,批发就被去中介了。

下一个被去中介的产业?

Jeff Bezos 曾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类生意,一类想方设法要消费者多付钱,另一类想方设法帮消费者省钱。我觉得这个分类可以更宽泛些:世界上有两类生意,一类是增值模式,另一类是剥削模式。而网路,正是增值模式的利好因素,对后一种模式则是个威胁。

综观整个宏观经济。音乐产业是个典型的例子。当网路上盗版音乐四处涌现时,音乐消费者抗议说,」我只是想听一首歌,可以在网路上收听时,为什幺我非得花 16 美元买一张完整的 CD?「这就是音乐产业曾经发生的地震,人们认为这个定价已经十分不合理了。

汽车经销商正在经历同样的遭遇。汽车消费者们普遍不喜欢这样的交易流程——在购买前消费者对批发价全然不知。现在就不一样了,他们可以做足了功课再走进一家汽车实体店,这样的交易要公道地多。

在传统产业中,网路的透明化被看成一种威胁。我认为这没道理,相反我觉得机会正跟想像的一样大,尤其是那些自认能为消费者增添附加值的企业。

能举一些例子说明传统产业利用网路透明性转型吗?

首先我们得承认各个产业的转型速度是各有差异的,不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即使音乐产业也出现了全新的获利模式。比如 Spotify 这样的订阅模式。随着网路让讯息的获取更方便也更廉价,同时它也让现场体验变得更加有价值。过去 15 年中,现场演出产业成长了 400%。

在电子商务产业,分销他人商品的零售商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但那些自有品牌的零售商却依赖网路活得很好。所以,像 J. Crew 这样的零售商突然间找到了全新的销售管道,以及更大规模的消费群体。

报纸、杂誌、电视之类的媒体怎幺挣钱?它们会有什幺样的未来?

媒体产业一直是个观照经济转型的小宇宙,也很有趣。人们一向热爱音乐、电影电视和新闻——媒体产业是常青的,人们离不开它提供的价值。因此人们需不需要媒体业不是个问题。实际上,全球的媒体产品消费正在飞速成长,它仍有具大的成长潜力。

我认为报纸、杂誌和电视、书籍等传统媒体产业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它们看似是内容经济实际上却是通路经济。他们早已控制了报摊、广播电视网络的分发权。

媒体业的问题是,去除分发通路的限制后,使用者突然之间就面临海量的各类讯息,当然价格也会一落千丈。老牌玩家往往习惯了垄断地位,而且有着高昂的成本结构,势必会跟那些低成本投入的市场新玩家产生矛盾,像 YouTube 这样的玩家几乎没有成本结构。现下正在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是,你如何看待「重新中介化」?

重新中介化?

可将它理解为再垄断化。我的前东家 Jim Barstow 曾说过,世界上只有两种赚钱的方式,垄断化和分类化的交易。三个产业里三个例子,音乐产业的 Spotify,影视剧领域的 Netflix,以及图书领域的亚马逊,对吧?——它们把媒体资源聚合在一起并凭此建立了公司,以全新的方式主宰了市场。

行销呢?5 年后,企业会如何与潜在使用者沟通?

有两点我是确定的。其一,未来 5-10 年,线下行销的开支会转移到线上。因为大部分的消费者注意力资源正在转向线上,相对而言,线下媒介花费正在下降。其二,市场行销的总开支并不见明显成长。消费网路产业,严格说是消费网路媒体产业在过去 20 年内工作做得十分不到位,它并没有提供企业所需要的行销方案。这些方案应该提供一套可行的度量、受众区隔和追蹤体系,保证有一套事后控制措施:所有传统广告公司提供的服务。而现下很多公司不过是在搞价格战,以极低的 CPM 等吸引客户,给出的评估体系根本一无是处,行销产业彷彿一场竞次之战。

我认为硅谷的公司对做广告有些操之过急,Banner 广告可没什幺用处。难怪行销产业的并没有什幺起色,因为我们的服务并不是广告商想要的。不过像 Google 这样的公司正在做出改变。Facebook、Twitter 正显现出明显进步。依我看,Pinterest 会是下一个有所贡献的。

可是没人会因为看了 Google 的广告做出买辆 BMW 的决策,用 Google 搜寻 BMW 倒是有可能,行销产业如何取得这样的突破呢?

这正是 Google 有趣的地方。作为一家伟大的公司,Google 的成功来自于直效行销,而不是品牌行销。Google 巨大的直效行销业务不过整个广告版图的一小部分。我们可以把 Google 看作是广告宣传单行销的替代品,不过 Google 做得更好。

Google 在品牌行销上向来都没什幺优势。而 Facebook 相比之下要好得多,依我之见 Pinterest 就更加适于品牌行销了。Pinterest 可以说是未来品牌行销生态的一道希望之光。Twitter 最终会变得擅长品牌行销,现在这点也未明显体现出来,因为人们仅把它当作寥寥 140 个字,但我觉得接下几年中它会长得很大。

说到汽车,你之前谈到过共享乘租的共享经济。但这真能代表未来汽车产业的发展方向吗?

这甚至让我激动不已,这再次说明了讯息透明化对市场的影响。汽车的历史差不多有 100 年之久了,但拥有汽车的我们每天只有两个小时在真正使用汽车,其余 90% 的时间都是闲置的。汽车单位旅程的佔用率是 1、2 个乘客。所以即便是行驶状态下,仍有 3/4 的座位是闲置的。

这让人不禁去做这样一个思想实验,要是所有的车都是自动化的会怎样?要是车能够随叫随到呢?如果顺路的人能够拼车呢?如何能够无缝对接交通供应和需求呢?

再进一步想,能否将快递服务整合进来呢?假如两个人要从 A 城去到 B 城,此时恰有一个包裹也要送往 B 城那我们不妨把这个包裹也塞进车里。我们能不能做到将所有的汽车资源尽数分配,令所有的车不断执行任务呢?

当然人们需要的车辆总数会直线下降,行驶在路上的车则会减少 75%-90%,与此同时堵车、节能减排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了。而且,停车场也变得没有必要了,至少不像现在这样紧缺。许多停车场大可改作公园。

但是人们爱自己的车,车里放着他们心爱的东西如高尔夫球桿,里面有他们孩子的车座——汽车就如他们第二个家。人们捨不得自己的车,不是吗?

这个问题得问一个孩子。如果是 20 年前的年轻人,问他们是想要一辆车还是一个电脑?他们 100% 会选车,因为汽车象徵着自由,对吧?

而今天,他们则宁愿选择一部智慧型手机。这种行为倾向时下已十分明显。我并不是说人们不能有车。如果人们想拥有车,没人可以拦着他。但对新一代的年轻人而言,自由的定义是,「我能做我想做的,随时随地。想乘车时车便招之即来,但我不想因此多操心。我不一定非得买车才能坐车。我也不用担心保险的问题,我要的是绝对的灵活性。」这也是一种自由。

上一篇:
下一篇: